主页 > N生活港 >《亲情触我心》观后感:用生活中的平凡,来对抗生命中的无常 >

《亲情触我心》观后感:用生活中的平凡,来对抗生命中的无常

2020-06-10

电影《亲情触我心》(The Savages,2007)片名听起来不够吸引,题材更是不新颖:一个失智症父亲将两位久未联络的子女联繫在一起,哥哥是大学教授,妹妹是38岁的作家。

除了安顿父亲至专业照护机构,他们各自发展,各自生活,唯一联繫他们的是彼此的冷漠,不但如此,还有自己的问题要面对、要解决。

谁不是呢?

在这对兄妹成长过程里,父亲专制、常常暴力相向、不负责任,所以父亲生病后,跟父亲的关係,没有好到可以接到家里,亲自照顾;然而他们对父亲的怨怼,也没有深到要在第一时间,就把他直接送进机构,所以争执就来了。

这对兄妹可以归咎的是,父亲没有给他们一个好的童年、关爱不够,所以现在父亲病了,两人没有呼天抢地,奔天走地的,只想用自己认为应该用的方法,来好好的、妥善的处理,解决父亲带给他们这突如其来的问题。

我相信没有人会指责这对子女,但人生的重点不在于如何向别人解释,而是要能说服自己。

这对兄妹在努力,也在妥协;他们在争执,也在和解;人生永远是这幺尴尬,你解释不清,又说明不了的矛盾无时无刻都在上演。

《亲情触我心》观后感:用生活中的平凡,来对抗生命中的无常
电影《亲情触我心》剧照。

难道要等到家人生病才想起以前他的好、才想要好好跟他相处吗?好像是一说即懂的老生常谈,所以真正去细想其中道理的人并不多。

影片中有个场景很细腻:妹妹听说人死前脚趾都会向下捲,趁没人注意时偷偷掀开熟睡中父亲的被子,看到他的脚趾依然直挺朝上,鬆了一口气。

家人对我们的伤害和别人对我们的伤害最大的不同在于,我们躲不掉的。

家应该是提供温暖,免于恐惧的地方;但很不幸,有些家人却会有意或无意的伤害自己人,以致于我们承受心痛、失去归属感、没有安全感、自信不足、童年阴影......这一切一切,包括失去的亲情,要很久很久以后,很努力才找得回来。

当然,对有些人来说,也许永远找不回来。不过没关係,虽然时间不会治疗一切,我们却会被生活治癒。永远修补不了的破洞,是生命的缺憾,也是生命力呈现的另类美感。

爱不是只有完完全全的奉献、全心全意的付出,爱包括自私、包括丑陋,只看到爱的光明面是不够的。因为期待会落空、付出会像水流;还要包容爱的另一面,忍受残缺、忍受不圆满,只有体会这两面此起彼落、纠缠不清、模糊难辨、一现一隐,才能用最大的柔软,成就自己的人生。

特别值得一提的还有这一段:

死亡这个话题太沉重,我们根本不知道怎幺跟父母开口!

死亡这个议题从来就不容易开口,在保守的东方社会更是如此。而在传统的台湾社会,该怎幺开口?如何切入?怎幺委婉一点?如何让父母知道我们是出于好意?我引用木马文化2017年出版的《在告别中学会更爱父母:用关怀参与父母离开前的六十四件事》,请对照参看我的另一篇专文〈世界上最美丽的离别〉。

问题无法避免,生活充满矛盾。电影最后,父亲平静的离开。但真正不平静的,反而是活着的子女;平静离开的父亲什幺也没带走,包括子女的遗憾。看了片中的兄妹,不禁想问:「是不是一定要遭到重大不幸,才能更让人体验到幸福?」

不一定,但你会很珍惜不幸后的平凡日子,淹过你任何想埋怨、报复的心。只剩下平静,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,一种之前你再怎幺自省也不会觉悟的真正的——心灵平静。

亲人的离去让人重新检视自己的生命,真正分辨出哪些是重要的、哪些是次要的;甚至,更重要的是——哪些人、事、物,是不需要再浪费生命去追求的?片尾父亲过世后,妹妹编了一齣剧,请哥哥来看採排,哥哥看了心有所感,落下眼泪。妹妹问:「你怪我把你生活里的事情用在剧本上吗?」哥哥回答:「不,那很好。」哥哥终于决定去波兰找他的爱人。而妹妹也放下她的已婚情人,只留下他那只残障的狗,并为牠装上助跑器,一起散步。

这结局很好:释怀。

两个字解答了人生所有的矛盾和荒谬,就释怀吧!生活继续,新的痛苦没来,今天微笑前进;未来遗憾很多,前进吧!带着微笑上路。如果曾经令你痛不欲生的事情结束后,你还是生活着,浴火凤凰的你不需要大肆庆祝,就让一切如常,日出日落,一切照旧,作息规律。

用生活中的平凡,来对抗生命中的无常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