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A绿生活 >计程车里的收书人 老武侠书屋的老派帅气 >

计程车里的收书人 老武侠书屋的老派帅气

2020-08-05

计程车里的收书人 老武侠书屋的老派帅气

白天在家里阳台或是计程车上,点一根菸,就着天光看柳残阳的小说,这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刻。

武侠小说是 50、60 年代每个人的娱乐首选。以前也没什幺休闲娱乐,漫画不太流行,课本那幺生硬无趣,所以我从小学就开始去同学家看武侠小说。武侠小说不只是剧情高潮迭起,还有人物的描述纤细,打开书感觉自己就是大侠,我的人生跟武侠小说就这样产生不解之缘。

开始收藏武侠小说是当完兵后。退伍前在南部租了一套柳残阳的武侠小说。没想到之后被调到新竹,那套书再也没机会还,留在家里便成为我收集的第一套老武侠(注)。

出社会后,在公司上班上得索然无味,那时在印刷广告业上班,每天就是跑印刷厂,了无新意。武侠小说依然是我的救赎,在书里我能是不同角色,体验不同的世界,所以就算有固定的工作了,我还是经常往返二手书店。后来遇到妈妈生病住院,在医院的空档到一楼抽菸,跟排班司机聊天,发现计程车这个行业的时间弹性,而且买书方便,可以边照顾妈妈边上班,才决定成为计程车司机。

开计程车理应是生活的重心,但在我的世界里,蒐书早已变成首要任务。开着计程车是去书店找武侠小说的路上,途中若是刚好有客人招手搭乘,也只好停下。每天早上,当书店还没开门的时候,我会先到台大周边排班,边排班边看武侠小说。可能看到正精采的地方有客人上车,只好把书中的情境搁着,等到红灯亮起再继续读;中午吃午餐,也是边看小说边吃;下午一点开始跑各家书店和中盘商找老武侠小说。

很多司机看到我在看武侠小说,都会问是在哪里租的,我回答他们:「这些书都是我自己的,如果想看就跟我借吧。」租书屋因此成立。对我来说,蒐书与藏书是我一生的志业,凑齐每间出版社每一系列的图书编号是我的乐趣——不断地寻找、挖掘、整理、保存。别人看我或许觉得走火入魔,但对我来说它们不只是武侠小说,而是被人们遗忘的美好岁月。

在阳台,天光下配上一根烟,是阅读武侠小说的最佳伴侣。(图片授权/小日子享生活誌)

好几年前,我的前妻因为我对武侠小说太过狂热而离开我,她说受不了家里有那幺多武侠小说,叫我别收集了。但我还是拼命找书,那时我还只有一百多本藏书,现在有一万多本,每一本在租书屋的哪个角落我都知道。每一套书都有自己的故事,和我一起生活在这个屋檐下。

注:意指早期绝版的武侠小说。

林志龙.计程车司机・老武侠书店老闆
蒐了 31 年武侠小说,开了 12 年计程车,家中有上万册老武侠。香菸与武侠小说相辅相成,是他人生的必需品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